請點擊右上角 選擇瀏覽器打開

(歡迎您)注銷

兩江新區實施“推牆見綠”工程 城市微改造釋放出“三大效應” 拆除56公裏圍牆,增綠37萬平方米

發布時間:2021-09-14
發布時間:2021-09-14
字號: [小] [大] 【打印正文】
分享到:

9月7日,兩江新區金州大道旁的立體景觀牆。記者 張錦輝 攝\視覺重慶

秋天到了,兩江新區陡溪立交加油站門前群芳爭豔,加油站員工梁露午餐後喜歡在這裏散步。這是她近來養成的新習慣。

今年7月,陡溪立交加油站周圍存在了近10年的圍牆被拆除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綠地,綠地上種滿了翠蘆莉、鼠尾草、金邊菖蒲,還有五顏六色的花草灌木,讓過去“蓬頭垢麵”的加油站周邊一片生機盎然。現在每天午飯後,梁露和同事都愛去加油站周邊走一走。

不僅僅是梁露,新區的許多市民都發現,近段時間,身邊各種各樣的圍牆不見了——

火車北站北廣場附近圍牆拆除後,原本被圍住的緩坡上栽種了草木,砌築花池;在金通大道立交預留地附近,原有的施工圍擋已被拆除,紅葉石楠、三角梅等植物在緩坡上形成綠籬,代替了圍擋……

今年7月以來,兩江新區在“推牆見綠”工程中,拆除的圍牆總長度超過56公裏,新增綠地麵積37萬平方米。到今年底,兩江新區將完全消除臨時性的或具有安全隱患的圍牆。

兩江新區“推牆見綠”工程,釋放出“三大效應”。

第一大效應:

“推牆”首先“拆危”,安全隱患消除了

今年7月初,園博園附近一段長20米的老舊圍牆在大雨中突然倒塌,暴露出牆後的亂石雜草。垮下的磚塊壓彎了牆邊的行道樹,所幸沒有造成人員傷亡。

“這件事給我們敲響了警鍾。”兩江新區管委會負責人介紹,經過調查,新區存在不少年久失修、無人管理的圍牆,給城市安全帶來巨大隱患。

各種臨時圍牆、施工圍牆一旦老化,就會產生安全隱患,除了倒塌直接砸到路人,還有磚塊散落在盲道上,導致盲人被絆跌倒;圍合出的封閉空間中,人們遭遇的各種危險難以被及時發現;使用圍牆“遮醜”的荒地,往往汙水橫流、雜草遍布,孳生細菌、蚊蟲,還有消防隱患。

“這些隱患嚴重影響到群眾的安全和城市品質的提升,與兩江新區建設高品質生活示範區的目標相悖,拆除圍牆勢在必行。”這位負責人說,在“推牆見綠”工程中,兩江新區把消除安全隱患作為首要目標。

例如,在金山大道園博園西側,1.5公裏長的老舊圍牆離盲道不到半米,影響盲道使用。盲道是城市細節,可體現一座城市環境是否友好。兩江新區在拆除影響盲道的圍牆後,又特別安排新區市政園林水利管護中心(下稱“管護中心”)對圍牆周邊的沉降路麵進行平整、重新硬化,徹底消除了盲道使用的安全隱患。

在金山大道變電站附近的一處20多米高的陡坡下,原有的老舊防護牆被拆除後,管護中心對陡坡進行了卸載、放坡等技術處理,轉移大量土石方,降低了滑坡風險,還在坡下打造出綠化隔離帶,防止行人進入危險區域。

在禮嘉兒童醫院旁邊的禾晨公園,一位市民告訴記者,橫在醫院和公園之間的圍牆此前已變得彎彎曲曲,最長的裂縫接近半米,附近來往的行人不少都是老人和小孩。“現在圍牆拆了,路麵也平整了,我可以放心讓孩子出來玩了。”

第二大效應:

“推牆”建綠,城市綠地增加了

圍牆要拆,並不意味著一拆了之。牆如何拆,拆除後的美化綠化如何做,圍牆的功能如何替代,這些問題讓“推牆見綠”成為一項複雜的係統工程。

兩江新區城市管理局局長段燦東介紹,兩江新區涉及圍牆拆除的區域地形條件不一,建築和地塊使用情況多樣,“推牆見綠”要遵循因地製宜的原則。

例如,金山大道變電站周邊,圍牆後為無遮擋的閑置荒地,圍牆拆除後需保留圍合功能。管護中心拆除圍牆後,新鋪設10米寬的草坪,通過銀杏、紫薇的組團栽種點綴了天際線,並利用密集的紅葉石楠承擔圍合功能。

又如金州大道的軌道15號線施工現場,圍牆後沒有可退讓的綠化空間,且因緊鄰光環購物公園,需要兼顧景觀和圍合功能。拆除圍牆後,管護中心在原址建起由毛葉丁香柱和石籠交替組成的綠籬景牆。

“我從來沒看到過這麼漂亮的牆。”當地居民李子喬說,她曾一度擔心原有圍牆拆除後露出淩亂的工地,但這排新建的綠籬景牆不但沒有讓工地外露,反而與光環購物公園內的立體綠植景觀相得益彰,提升了這一區域的整體形象。

據介紹,在“推牆見綠”工程中,兩江新區新增的城市綠地麵積達37萬平方米。一些地方拆除圍牆新增綠植後,此前周邊區域被圍牆隔開的綠地得以連通,形成渾然一體的大麵積綠化群。

記者走訪看到,禮嘉兒童醫院周邊的老舊圍牆拆除後,通過破除不規範的硬化地,簡單鋪設草坪,將道路、兒童醫院和一旁的禾晨公園三塊綠化區域自然連接,草坪、灌木、蒲葦、銀杏、桂花等植物自然形成錯落有致的大麵積綠地景觀群。家長帶孩子走出兒童醫院,可在1分鍾內進入禾晨公園,在樹林迷宮、昆蟲草坪、花瓣秋千等充滿童趣的場景中享受親子時光。

第三大效應

推倒心理圍牆,倒逼城市管理水平提升

“推牆見綠”不僅僅推掉了安全生產的潛在隱患,還改善了市民觀感,同時將城市“死角”、城市“頑疾”暴露出來,倒逼城市管理者提升水平,積極作為。

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隨著一堵堵圍牆被推倒,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“一牆遮百醜”“眼不見為淨”等心態無法立足了,帶來的是各街道和社區、土地業主和使用方、新區居民和廣大市民共同行動參與整治。

例如金山大道變電站周邊圍牆拆除後,一排違章搭建的棚房在邊坡頂上顯得格外紮眼。

兩江新區黨工委委員、管委會副主任張黎介紹,接到群眾投訴後,兩江新區組織拆除了棚房,對地麵進行平整,根據該處地形狹窄、零碎、高差大的特點打造出精致的坡坎崖景觀。

“最近兩個月,‘百姓城管’公眾號收到的市民報事和建議達169條,數量明顯增加。”張黎說,“推牆見綠”激發了群眾參與城市管理的熱情。為了實現“大城眾管”目標,兩江新區要求對群眾在“百姓城管”平台上的訴求件件有回音、有著落。

例如針對不少群眾反映的立交橋下空間閑置、橋身缺乏裝飾問題,兩江新區城市管理局研究了國際上探索城市“灰空間”治理難題的典型案例,目前正按照“功能+景觀”理念,利用橋下空間設計停車場、運動場等,並通過塗裝、掛花箱等辦法美化橋身。

在古木峰立交,橋下灰暗的水泥柱、牆和長勢欠佳的植物正被改造成以川劇變臉元素為題材、藝術感十足的生態“盆景式”空間。川劇變臉的圖案還將應用於橋柱彩繪、照明燈箱、地麵塗裝等區域,更好地引導車流視線,同時豐富夜間景觀效果。

“因地製宜實施‘推牆見綠’,不僅是城市品質提升工程,還是拉近群眾和城市管理者心理距離的民心工程。推牆的成效提高了群眾積極參與‘眾管’的積極性,倒逼管理者將城市品質提升落細落實。這是兩江新區‘推牆見綠’探索出的重要經驗。”張黎說。